热词: 最新热点
主页 > 看天下 >

给你好看!一本属于德化人的杂志——《戴云》精彩值得期待……
              来源: 未知   2019-03-13


      文化强,瓷都盛。伴随着2019的第一缕阳光,德化县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管、德化县作家协会主办的文艺季刊《戴云》创刊号正式与瓷都人民见面,在这片古老的热土上,用心见证瓷都的发展,用文化记录美、创造美、守望美……

      巍巍戴云、潺潺浐溪孕育了世界陶瓷之都德化,涵养了瓷都人的文化自信,一代又一代文艺工作者在这片热土之上发出了自己的声音。早在唐朝,颜仁郁就有诗篇《喻农》收录在《全唐诗》里;明代何朝宗被尊为“瓷圣”,在中国乃至世界陶瓷雕塑艺术中影响深远;而土生土长的山城人蔡尚思著作等身,更是我国当代著名的历史学家、中国思想史研究专家…… 可谓“德风吹草绿,化雨润花红”。

      百艺文为首。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德化文学创作者孜孜不倦、笔耕不辍,从的《德化文艺》开始,在各个时期都坚持发出了自己的声音,先后出刊的《山茶花》《瓷都文学》《德化文学》,影响了一批批德化文艺爱好者。近十多年,《德化文艺》并入德化报副刊《瓷都文艺》,更是吸引、培养了一大批文学爱好者,从中走出徐南鹏、鲁建华、陈志泽、周永强、张晴雯、涂元伟等知名作家,创作出诗歌《白瓷与我不仅是同乡》、报告文学《戴云山作证》和长篇小说《瓷花女》等凸显地域文化的好作品。

      步入新时代,要有新声音。中国作家协会主席铁凝说:“在这个伟大的时代,文艺不能失语,文艺工作者须时刻牢记历史的使命和责任。”在德化县委、县政府大力发展陶瓷经济、全域旅游和提升城市品位的新时代,瓷都文艺爱好者要在创作中契入新的精神,更好地为这个伟大的时代“发声”。要大力发展陶瓷文化,全力挖掘陶瓷富矿;要深入发展乡土文化,以悲悯的情怀书写民生;要全面挖掘红色文化,在红色历史中汲取新发展的力量和智慧。

      今年,德化县文学艺术联合会、德化县作家协会、德化县书法家协会等领导班子纷纷履新。全县文艺创作活动风生水起、异彩纷呈,文艺季刊《戴云》应运重生。应该说,它不是一个新兴的事物,而是地域文化传承之后的再发展、再创造。德化县作家协会有幸承担这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未来办刊中我们将坚持在传承中发展、在批判中讴歌的原则,立足德化,面向主流,引领瓷都文艺爱好者讲好瓷都故事、传播瓷都声音、诠释瓷都精神、展现瓷都风采,努力创造出触动心灵、激发善良、引人向上的好作品,为改革开放摇旗呐喊,为社会进步推波助澜。

      戴云山顶白云齐,登顶方知世界低,异草奇花人不识,一池化作九条溪。我们期待,不久的将来,一个又一个德化文艺创作者通过《戴云》登顶,在福建文艺乃至中国文艺界发出新瓷都人的声音。

      1972年下半年,我从德化县一中调到德化县文化馆任创作干部。不久,我的文学创作就渐渐萌发了。在与许多文学爱好者接触中,我发现他们和我一样,渴望有文学读物、有创作园地、有浓厚的文化氛围。在工作中,我深感要抓创作,要培养文学人才,没有文学刊物很难。有一天,我竟然不顾那一场“大”仍然如火如荼的现实,写了一个创办《德化文艺》的报告送到县文教办,当面向李启煌主任陈述办刊的必要性。说真的,我当时忐忑不安,生怕挨批评。没想到李主任很快就批准了我的报告,喜出望外。

      《德化文艺》创刊后,为了扩大影响,我把刊物寄给省内外的许多文化部门、报刊和本县的业余作者。这个早产的婴儿立即引起广泛关注。有件事很有戏剧性。有一天,县文教办徐志波同志要我去一下,说是省里查问刊物的事。到了那里,老徐问我《德化文艺》创刊号上一首署名“德化县文艺创作组”的诗《放排》作者是谁?我吓死了,以为大难临头,那可是非常时期啊。我回答“是我”,声音有点发抖。老徐说“别紧张,是好事,《福建文艺》要发表这首诗,要我们告诉作者的真实姓名。”从此我成了《福建文艺》的重点作者,不久就被通知到福清参加文学创作,得到重点培养,一次次发表诗歌。同时引起《福建文艺》注意的还有德化瓷厂的工人黄祖兴。刊物让我发现了一个个文学新人,最突出的是鲁建华。我有意识让他多接受写作任务,还给他参加地区文艺汇演观摩,他的文学潜能很快被发掘出来,后来考上厦门大学中文系,大学毕业后到国务院经贸部工作,受到重用任部长助理。还有一个邓世文(应该没记错),从当时的情况看,也很有前途,但他后来发展的情况如何不得而知。我想得起来的名字还有陈世哲、蔡朝宗、陈以力等人。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下放干部、时任德化一中教师,后来的著名作家、教授孙绍振竟然也给了我诗歌稿——还是作,就发表在这个小刊物上!这让我十分自豪,也成为孙教授的美好记忆,在他的文章中常常提起。当时的下放干部,后来成为著名剧作家的王仁杰也在刊物上发表剧本《筐篮记》。除了铅印的《德化文艺》,可能因为经费的限制和迅速配合中心的需要,也出版油印的《德化文艺》。据邱章平同志回忆,我当时请他帮忙刻蜡纸,油印《德化文艺》和演唱材料,毛主席逝世后第一时间就出版过油印的纪念毛主席专辑的《德化文艺》。

      因了五年出版《德化文艺》的实践经验,1978年1月我调动工作到晋江地区文化组(即后来的晋江地区文化局、泉州市文化局),1979年3月,我向单位和主管部门宣传部打报告创办《晋江》文学丛刊就是轻车熟路的事了。

      创办《德化文艺》是我的一段难忘而美好的回忆。当时许多文学刊物都被砸烂了,德化竟然可以出生一个《德化文艺》,真是不可思议。在德化这块净土上,人们朴实、纯厚——从老百姓到“革委会”的大小领导,他们从来没有停止过对美好事物的追求,即使在头上寒风习习、迷雾笼罩的时候。记得那时德化还下大气力排练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全剧,让这个高难度的舞剧踮起脚尖舞到泉州、舞到省里,引起轰动。特别令人敬佩的是李启煌同志,在那样的历史时期,他还是重视文艺创作,真是少见。也正是在这样特别的“温床”下,我得以开始写诗,写剧本和曲艺作品,较早地开始了文学创作,为后来文学创作水平的提高奠定了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