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最新热点
主页 > 看宁波 >

宁波高星级酒店业极度深寒
              来源: 未知   2019-02-18


      宁波高级酒店业的转折点缘起于2013年,因为2012年12月中央提出八项规定,从此高端酒店业政务消费急剧下降。根据宁波旅游局统计,宁波一些定点酒店接待政府会议用房减少90%,整体会议市场比往年缩减三分之一以上。

      另据宁波饭店协会数据,2013年宁波三星级以上酒店,会议收入锐减25%,其中五星级酒店下降26%。不过,在专业人士看来,宁波高级酒店业的本质问题,还在行业自身。“中央八项规定,只是让酒店业回归正常市场秩序,本质问题还在行业自身。”浙大宁波理工学院旅游与酒店管理研究所所长林巧认为,宁波高端酒店饱和及同质化严重等,是走入寒冬的根本原因。

      实际上,作为计划单列市的宁波,五星级酒店的数量,甚至比全国一半省份的五星级酒店数量要多。浙江工商职业技术学院旅游管理专业主任熊国铭,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透露一组数据:到2013年底,宁波五星级饭店数量占星级饭店数量比超过10%,这一数据高于全国平均水平的5.27%,高于上海的5.7%,远超北京的3.8%。

      据钱江晚报报道,仿佛一夜之间,寒流席卷宁波高级酒店业:2014年初,经营十多年的四星级文昌大酒店关门。

      同年6月下旬曝出消息:浙江南苑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转让旗下部分公司7成股权。其中包括大名鼎鼎的浙江省首家五星级酒店——南苑饭店。

      而就在这之前,宁波高级酒店业刚刚经历了黄金十年。以五星级酒店数量为例,十年前只有两家,如今已有22家。

      2014年最后几天,32岁三星级的甬港饭店关门。在老一辈宁波人心目中,甬港饭店曾是高级酒店代名词。

      第一块多米诺骨牌倒下,还在去年年初。十多岁的四星级文昌大酒店关门,由宁波南苑集团接盘,将开起眼科医院。

      (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公告:浙江南苑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将向首旅酒店转让旗下部分公司7成股权。2014年12月初,双方的合作尘埃落定。南苑饭店、南苑环球等五星级酒店均在股权转让之列。大名鼎鼎的南苑饭店,是浙江省首家五星级酒店。

      同在2014年12月,慈溪雷迪森广场酒店被曝进入破产重整程序,成为全国首家破产的五星级酒店,被当作中国酒店业进入寒冬的风向标。

      “从2013年起,经营状况突然开始下滑,而且是以每年10%的速度下滑。”宁波一家五星级酒店总经理助理告诉钱江晚报记者,转折点是在2013年。

      这位酒店负责人说,2012年以前,酒店客房出租率能达到70%左右,而从2013年开始,客房出租率急转直下,去年出租率只有55%。

      客房出租率是衡量酒店经营状况的重要指标,而50%的出租率是一条警戒线,低于这一警戒线意味着巨大的经营风险。

      更直观的体现在于酒店的营业收入。这位负责人表示,2012年,他们营收6000多万元,而去年只有5000万元左右,减少1000多万元。

      “如果把利息分摊和资产折旧计算进来,我们去年是亏本的。”他表示,酒店的人工、能耗等成本一年为2000万元—3000万元,加上税收和其他成本支出,运营成本就将超过4000万元。如果再加上前期建设的利息分摊,及资产折旧,按去年的营收,酒店可能要亏1000多万元。

      据宁波饭店协会数据,2013年宁波全行业全部三星级以上(包含三星)酒店营业总收入为356964万元,比上一年下降22.5%,91%的三星以上酒店营业收入不及往年。

      宁波多家高星级酒店管理人员告诉钱江晚报记者,当前大部分高级酒店都在盈亏线徘徊,“从账面上看,还能保持营收和成本持平,但考虑折旧成本,就是亏损。”

      钱江晚报记者辗转拿到一份去年前11个月宁波高星级酒店营收统计表,其中显示,营业收入超一亿的只有6家,另有两家超过9000万元。而在2012年全年,宁波有12家酒店营业收入超过1亿元。

      此外,公开材料中的宁波五星级酒店历年客房出租率显示:2008年以前,宁波五星级酒店的平均客房出租率还能维持60%以上,而2008年以后,这一比例就下降到了55%左右。

      宁波饭店业协会公布的数据显示,去年,宁波五星级酒店的累计出租率为52.15%,而这一成绩,已经比2013年增长0.92%。

      表面上看,似乎是这样的。根据宁波旅游局统计,宁波一些定点酒店接待政府会议用房减少90%,整体会议市场比往年缩减三分之一以上。

      另据宁波饭店协会数据,2013年宁波三星级以上酒店,会议收入锐减25%,其中五星级酒店下降26%。

      “中央八项规定,只是让酒店业回归正常市场秩序,本质问题还在行业自身。”浙大宁波理工学院旅游与酒店管理研究所所长林巧认为,宁波高端酒店饱和及同质化严重等,是走入寒冬的根本原因。

      “宁波高端酒店经过近十年高速发展,这两年迎来调整期。”宁波市旅游局分管饭店行业的党委委员、副巡视员杨雄鹰介绍,10年前宁波只有两家五星级酒店,而目前宁波市挂牌的五星级酒店已经达到22家,未挂牌、相当于五星级水准的高档酒店有10多家,在建或拟建的五星级酒店还有30多家。

      记者对比发现,作为计划单列市的宁波,五星级酒店的数量,甚至比全国一半省份的五星级酒店数量要多。

      浙江工商职业技术学院旅游管理专业主任熊国铭,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透露一组数据:到2013年底,宁波五星级饭店数量占星级饭店数量比超过10%,这一数据高于全国平均水平的5.27%,高于上海的5.7%,远超北京的3.8%。

      而宁波一位资深的酒店业研究人士分析,宁波十年间出现这么多高级酒店,和那几年酒店业发展环境好有关,也与

      开发热潮有关。“前几年的酒店建设,可以说是被房地产绑架的,并不全是市场行为。”他说,这背后有政府的引导,也是地产商资本运作的需要。一位宁波资深的房地产人士也持这种观点:“一块土地要出让,政府可能会把酒店等配套建设,作为土地出让的附加条件,打包出让。”因为高端酒店是地方形象的重要标志,既可提升周边地块价值,又可提升招商环境。对于这类项目,政府往往会在土地出让价格、税收等方面给出优惠,有的还会通过“定向出让”使得意向企业顺利拿到项目。

      另一方面,对于房地产商来说,不仅能借此享受到政府给的优惠,如果酒店运营状况好,可以提供高价值进行融资抵押。

      “但目前的行情下,酒店对开发商来说已成包袱,所以开发商会倾向于甩掉这个包袱,没建完的就干脆拖着不开业。”这位业内人士举例,因为行政中心东迁,东部新城新建酒店数量最多。目前,在这16平方公里的区域内,在运营的五星级酒店就有三家,都是2012年以后新开业的。在建和拟建的高端酒店数量,至少还有四家。而这块区域的面积,仅仅只有16平方公里。

      “这些酒店基本都是以配套模式建设的,现在已经开的生意不好,没开的在想办法拖。”这位业内人士说。

      比如位于宁波国际会展中心东边的宁波国大雷迪森广场酒店,拟开业时间是2012年年底。不过,到目前依然在内部装修。

      另据媒体报道,2012年9月15日,国际知名的四季酒店曾签约宁波中心。不过,如今该项目一期住宅已在售,但其酒店项目还没有眉目。

      “项目会有五星级酒店的配套,但具体是哪家酒店品牌,现在还没有接到通知。”项目企划部一位周姓人员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