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最新热点
主页 > 看宁波 >

宁波通过构建城市党群同心圆 打造锋领港城
              来源: 未知   2019-01-30


      城市是经济建设的主战场、社会治理的第一线、党建工作的主阵地,随着城市化的加速,对如何巩固党在城市的执政基础,回答好城市基层治理新课题,提出了严峻考验。近年来,宁波通过构建城市党群同心圆,走出一条党建引领城市基层治理的新路径,让城市呈现出党群同心、全民同行的新气象。

      2017年11月的一个清晨,宁波江北区一小区发生爆炸。市、区、街道、社区四级联动,迅速到位救援,社区和驻区单位党员干部疏散群众、转移伤员、安抚情绪,公安机关快速破案,区街干部带领党员志愿者挨家挨户了解1万多户居民受损情况,组织修缮,得到广大群众点赞。

      街道党工委发挥核心作用,上级部门、驻区单位、企业守望相助,居民群众形容为 “党旗一挥、一呼百应”。

      长期以来,基层党建中存在块块管理和条条管理互不相融的问题,宁波打破藩篱构建起以街道党工委为“轴心”,街道社区党组织牢牢聚焦主责主业,突出功能,增强领导力和统筹力,同时驻区单位、行业系统和各类新兴领域党组织深度融合的“一轴多驱”体系。

      城市基层党建工作仅仅抓基层还不够,关键还是要抓住市、区、街道、社区四级和多部门党组织联动的主体架构,宁波坚持把各级党组织联起来、动起来,一级抓一级,左右抓协同,纵横联动抓好责任落实。

      划船社区是典型的老社区,基础设施差,管理难度大,却先后荣获全国先进基层党组织等国家级荣誉20多项。

      随着城市化加速推进,宁波中心城区面积十几年来增长了3倍多,流动人口以每年20%左右的速度递增,新的形势对服务精细化的要求越来越高。通过党建引领,发挥党的强大组织优势和整合社会功能,构建起适应新社会形态的基层治理体系,已成为发展的必然需求。

      宁波以居民小区、工业园区、商圈市场、商务楼宇等为单元,建立了8000多个“全科网格”,组建“全科网格员”队伍,承担党建、综治、公安、民政、司法、环保、食品药品、安监、消防等部门的基层管理工作。并且采取“一网格一支部”“多网格一支部”等方式,确保每个在册党员都编入1个网格,每个网格都有1名网格党建指导员。党组织成为网格的“红色枢纽”,用组织资源化解改革压力,用组织网络维护社会稳定,推动社会治理向末端延伸。

      宁波还高度重视运用信息化手段推进党建工作,是较早提出智慧党建的城市,从2003年开始,宁波逐步构建起“一网一卡一终端一系统一平台”(“锋领e家”网、党员IC卡、手机终端、党内信息系统、党建综合大数据平台)的智慧党建运行体系。2017年以来,又进一步整合、挖掘和应用党建大数据,升级“锋领e家”系统,对基层党建进行实时管理和有效监督,初步形成了具有宁波特色的智慧党建运行模式。

      “商业航母”宁波天一广场内注册企业5000余家,个体工商户2000余家,过去每年发生劳资矛盾、消费纠纷、安全隐患等超1000起。2007年,天一广场党群服务中心建起来后,社会治理事件大幅下降,截至目前,宁波全市已有党群服务中心2400余个,实现了区、街道、社区全覆盖。

      但是专职社区工作者队伍一度面临待遇偏低、流失严重的问题,宁波增强社区工作保障,把加强社区工作者队伍建设纳入全市干部队伍和人才队伍建设总体规划,建立职业资格认证制度和岗位等级序列制度,待遇上建立“三岗十八级”薪酬动态调整和正常增长机制,全市社区工作者年均收入达7.9万元,各个区每年从符合条件的社区中招录公务员和事业编制人员,宁波市委还连续出台了加强基层党建保障工作的政策,市区街投入基层党建经费补助逐年提升。

      在宁波北仑区,有一家叫“红领之家”的社会组织,虽然时间不长,但成长速度快,影响力也很广,6年多时间,它已深入到了治水拆违、敬老爱幼、环境整治、文明创建等各个领域。同时,他还曾承接了358名社区服刑人员、归正人员、吸毒人员和重性精神病人等四类特定人群的矫正帮扶任务,实现了托管率和再犯罪率均为零的目标。

      “红领之家”是党建引领社会组织参与社会治理的一个缩影,之所以有成效、有影响,根本在于有党组织的领导、党员的示范带头、群众的积极参与,用红领之魂凝聚治理同心,赋予党建工作“幸福”内涵。宁波按照“属地为主、行业为辅、区域兜底”原则,构建全市社会组织党建管理体系,目前,全市已建立社会组织党组织2000余个,吸纳党员9300余名,通过上、组织上、队伍上、服务上强化引领,将全市社会组织紧紧团结在党的周围,影响带动了200余万名群众参与到社会经济文化等各个领域中来,真正发挥“智囊团”“粘合剂”的作用。

      宁波还在建立健全居民自治、协商、社会参与机制上大做文章,建立“居民说事厅”“圆桌听证会”“小巷公议会” “墙门月光会”等协商议事平台2200余个,充分发挥社区公约、行业规章、团体章程等社会规范作用,引导群众有序参与基层治理,共同打造幸福同心圆。